伊春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观察工程施工污染在不在你身边-[资讯]

时间:2022-09-24 来源网站:伊春化工机械网

【观察】工程施工污染 在不在你身边?

柴静的《穹顶之下》火过了一段时间,但是相信“工程施工是主要污染源”这一概念已经深刻地留在了很多人的心中。

今天一早,“穹顶之下”的“重灾区”--首都北京,迎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北京、天津以及河北省唐山、廊坊、保定、沧州6个城市划为京津冀治霾核心区,共同采取协调措施,应对区域性、大范围空气重污染。”

工程施工污染 在不在你身边?

该中称,京津冀近两年压缩了不少高污染产能,其中北京去年压减水泥产能300万吨。不知道大家看了这条作何联想?笔者首先想到的是几个月前的一条和不久前一位行业朋友的搬家故事。

2014年底陕西省安康市有一条--“矿山开采污染对周边群众致命的威胁”,真可以说是工程施工污染的一个集中体现。

这条大概说的是安康市汉滨区瀛湖镇阳坡村有一条路,自几年前有矿企开始开采石灰石,导致周边的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矿车超载把路基压坏,而且到了夏天,沿途灰尘四起,路人身上都落满了灰尘,甚至都看不清前路。整个村镇的天空中、周边山上也到处飘着矿山开采的粉尘,由于影响花卉授粉,村民养的蜜蜂也慢慢死掉了。而且该村附近矿山经常使用炸药,离矿山近的村民房屋墙面都已经炸开了缝隙,成了危房。另外,矿山作业一直到晚上10点多钟,造成村民无法正常休息。10年前这个村庄山清水秀,如今溪水变成了黑水,鱼虾也绝迹了。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个故事离自己有点远,那么就说说笔者身边的事儿。

记得2010年夏天笔者随卡特彼勒代理商去河北三河(离北京大约60公里)的一处水泥矿山观看裂土器施工。在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后半段,接近矿山所在村镇,公路、屋顶、天空,整个周围的环境就开始一点点变化。等到第一次亲身置身于偌大的矿山,几乎全部成为严重的污染区,天气虽然晴朗,但是扬尘遮天蔽日,那种白茫茫、如海市蜃楼般的景象至今令人难忘。大型挖掘机在半山腰的作业面进行挖掘,带破碎锤的挖掘机在山脚下进行破碎和装载,在松散的粉状泥土估计能达二十公分厚的崎岖土路上,卡车往来如织,身后扬起比天空更浓重的如“彗尾”般的尘带。

工程施工污染 在不在你身边?

在笔者的记忆里,“馒头”变“薄饼”是所听过的对矿山施工后地貌显著变化的一个最有意思的比喻。日前笔者去济南出差,有机会再次深入矿山,同样是一处水泥矿山,据说是当地最大的水泥公司控股,买断了整个那一片连续几座大型矿山,天气同样晴朗,村镇地表同样覆盖着灰白的粉尘;不同的是程度与几年前在河北看到的情形已经大为不同,虽然有风,但是矿区里能见度较高。然而正如上面的形容,连绵的矿山被挖削成了一个个带有坑洞的“薄饼”,场面触目惊心。如果说矿山离我们的生活还是较远,那么建筑施工我们一定不会陌生。在建筑工程中的环境污染主要有噪音污染、泥浆污染、灰尘固体悬浮物污染、基坑开挖时对周围环境的危害、光污染和固体废弃物产生的污染等。其中噪音是建筑施工中居民反应最强烈和常见的问题。一个鲜活的例子就在眼前。日前,笔者去外地参加某外企市场活动,一见面发现接待我们的企业朋友一脸疲惫,不禁疑惑,因为相熟,问其缘由。原来她家住上海浦东,最近家对面开了一个工地,昼夜连续施工,吵得她实在无法好好休息,不得已刚刚搬家。笔者愕然,对于搞工程机械的她居然也被施工的工程机械设备的噪音影响至此,除了付之一笑,以示同情,也只能佩服她作为香港人的勇气了。穹顶之下,工地之上,污染源离我们的距离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近,影响程度比想象的更加触目惊心,而治理成本比想象的还要大。以矿山较多的河北省为例,2014年起,河北开展矿山环境治理攻坚行动,提出5年内全省矿山环境全面改善。但河北矿山环境治理历史欠账多,尤其废弃无主矿山数量多。同时,由于矿业市场不景气、政策性原因等,近年来河北矿企处于大面积长时间停产状态,企业参与环境整治的积极性不高,治理难度非常大。据了解,矿山地质环境恢复一平方公里约需花费1000多万元,尤其所谓的“白茬山”治理不仅技术难度大、治理费用更高。而受经济形势及河北经济结构调整等影响,各市、县财政普遍紧张。河北过去最多时有2万多个矿山,经过近年来矿业秩序整顿和矿产资源整合,目前有证的矿山只有4000多个。这些废弃无主矿山都需要政府出资治理,初步测算需200亿元。据新华近期的一则采访报道,每年采暖期、重污染天气三级响应期及重要会议期间,公司都必须停工,一年开采期也就三四个月。而且现在石子20多元钱一吨,没有利润,再要求挤出资金来搞治理困难重重。同时,对于国有大型矿山的监管也十分艰难。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是确保采矿权人切实履行矿山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义务的一项重要制度。但目前保证金普遍缴存额度低,导致企业宁愿放弃保证金也不投入治理。河北省的保证金是根据矿山面积缴纳,每平方米大约10多元。这么少的钱用来治理根本不够。而一些市、县是按出矿量来缴纳保证金,额度更低。一些矿企老板只是为了拿矿证才交保证金,缴纳保证金成了办证的一个手续,很多人交了就没想要,也根本没想治理。同时,一些国有大矿造成地质环境破坏存在监管难题。“以前好多家国有大矿在这里开采,采完就走了,留下被破坏的山体。目前仍在当地开采的国有大矿矿证都是部里批,我们管不了他们,这些大矿的保证金欠了好几亿收不上来。”河北省武安市国土局一名工作人员说。工程施工是我们重要的下游行业,由此带来的直接或间接污染就在我们身边。作为工程机械行业人,不要试图说见惯不怪,虽然困难重重,然而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只要敢想敢干,办法总比困难多。

江苏省人才网

中山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王斌

吸附分离博士后